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澳门三合彩资料图库 >

NHK纪录片《》之《喉舌与职责》:中国媒体面对体制的窘境


发布日期:2022-08-05 03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3年10月19日,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,被长沙警方刑拘。新快报曾在头版以“穷骨头”做比抗争,并引起外媒对于中国报道自由的关注。然而不久后陈永洲对“拿钱办事”的供认不讳让天下人大跌眼镜。

  近日,中国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《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(2014)》发布。举《南方周末》新年献词一事为例,称西方国家以“自由报道”为由,干涉中国内政。

  可见,“媒体的”一直是西方对中国诟病的一个把柄,为了佐证他们的观点,更是无所不用其极,2008年日本NHK《》系列纪录片拍摄了一集《喉舌与职责》。以“老成持重”的《南风窗》与“积极新锐”的《市民》(已停刊)为主角,讲述媒体人在威权下如何生存。

  《南风窗》当中提到在上级巨大压力下,记者仍坚持报道中国妇女拐卖与城市小区业主维权被殴等敏感问题,以此透视了目前中国新闻媒体的现状。片中还展示了许多宣传部内部文件,可见NHK为了这期报道花了很多心思。整个片子当中,令小编印象最深刻的是片中《南风窗》社长陈中的一句话:(媒体)就像一个房间,它只能让你跳交谊舞,你就跳不了华丽的芭蕾舞。今天中国的构造,还没有能够让你自由舞蹈的空间。

  媒体将向何处去?或许这是和“中国将向何处去”捆绑在一起的设问,更有人提出“有什么样的民族就有什么样的媒体”,中国的媒体在时代的风口浪尖。

  田磊(《南风窗》记者):是啊,13年啊,13年与你律师预计的差距很大呀,是吧?

  旁白:在判决之前记者撰写了牵制审判的报道,编辑部检查到最后一秒决定予以发表。

  被以受贿嫌疑受审的公务员,因曾严词批判市长的施政而受到当局特别的关注。《南风窗》总编朱学东:这个本身是我也花了很大时间,本身双方都打了电话的,就是被访者和受访者,所有的采访的话都给对方听了。

  旁白:报道引发巨大反响,让我们密切关注审判结果,声援被告的人们把报道不断在网络上转载。

  田磊:结果我觉得有一些不公平,这法律判的过重了,当然因为他已经判了,所以我们就可以对这个案子说自己的看法了。

  旁白:夙愿的北京奥林匹克还有一年,试图从经济优先转向真正大国的中国,如今种种矛盾汇集成激流汹涌而至,该如何回应在信息获知权上觉醒的十三亿人的欲求,本集将展示从未公开过的中国媒体纠葛的现场。

  旁白:广东省广州,年经济成长率高达近15%,作为改革开放试验场的广州是中国最大的情报发信地。中国所有的报纸杂志原本都是党和政府的机关报刊,但因改革开放,经营改为自负盈亏,为了能促销,招徕读者的版面设计获得允许。

  报刊亭主:这个和尚(杂志封面的和尚),现在政府奖励一辆跑车给他,价值200万。

  旁白:使用大量照片的杂志特别受到欢迎,数量已超过九千四百种,作为时事性杂志,拥有中国最多读者人数的是《南风窗》。

  旁白:环境污染,艾滋问题,日中关系等等,积极报道敏感话题。渴求情报的读者与党和政府的限制,中国媒体的报道究竟能达到何种程度。在六十二天期间,我们获准在《南风窗》进行采访。陈中:每一个封面故事都是我们的独家策划,这是上海故事。

  旁白:《南风窗》社长陈中先生五十三岁,还兼任广州市都市计划委员,是当地的实力人物。

  旁白:干部学校毕业后参与《南风窗》的创刊,历经二十二年,将其培养成中国代表性的杂志。

  旁白:记者和编辑集聚的策划会议,目前有四十五人,以广州本部为据点进行采访活动。

  旁白:员工的平均年龄三十二岁,呼吸改革开放的空气长大的年青一代,陈中先生为使杂志畅销,从外资的市场调查公司,挖掘引进专家,任为总编。

  朱学东:那我先说吧,我作为总编,老实说,这一期我觉得很差劲。这是我的反省,总体内容不太好,虽然不能说一塌糊涂,特别是独家策划,我觉得有些欠缺。

  《南风窗》副总编朱相达:总编的意思是,最近的文章缺乏独自的观点和理念。石磊:虽是这么说,可我们在做策划时,要考虑到销售,采访地区的平衡,如何使封面吸引人等等,全都要考虑到,采访还受上面决定的影响,干部们的要求这么高,而与此相称的体制是否健全了呢?至于说到独自的观点,这期我写的广交会的历程,只不过是历史故事而已,仅仅是整理历史脉络写成的,本来就没有提供任何讯息。

  朱学东:如果不理解历史,就不可能发现其中蕴含的讯息,你认为历史事实毫无价值吗?不与历史作比较又怎么能有新发现呢?我对你的观点不敢苟同,只有找到历史脉络中的意义,才能产生出新的理念和观点。

  旁白:《南风窗》最年轻的记者田磊先生,二十五岁大胆直率的作风,因新鲜别致而受到好评,被从当地报社中聘用。

  田磊先生正在追踪一个事件,有一万多居民的公寓小区内发生的暴力事件,公寓的居民委员会代表遭到暴行,造成脾脏破裂,生命垂危,被害人认为小区管理涣散,不断向物产管理公司提抗议。

  如今在中国,围绕不动产权益问题的事件层出不穷,但大多数事件,在国内被严禁报道。转经香港传遍世界的这部映像,在当地也没有播放。

  田磊:这件事情....怎么说呢,很少涉及这样的事情,尤其是有关征地赔偿啊,有关这些事情涉及的不多。

  田磊:这些事情基本上....像如果是广东的,我们广东的媒体基本上也不会去做这样的报道。

  旁白:对李刚先生施暴的犯人全部逮捕被判有罪,田磊先生想闯入禁区,对不动产问题进行报道。

  李刚:身份基本上也都核实了,这些打人的也都是保安来的,但是呢他不是我们小区的保安,是另外一个公司的,那个公司跟我们小区的那个是家族企业来的,这些保安就是说我吗都是打工的嘛,领导让我干啥就干啥,我要不听话就炒我鱿鱼。

  田磊:这在法庭上他们说出来了吗?就是这个事情不管当时是多大的压力,我们就评论这个,我们就事情的细节,我们之前的一些报道我们不去写,但是这个人,我们一定要记录在这样一个时代的事情,因为现在中国城市的纠纷以小区为主,农村就是征地,这个大家已经是很平常的了。

  旁白:社会主义国家中国,建国以来一直把公共媒体视为党和政府的思想宣传机器,掌握其管理大权的是中央宣传部。

  旁白:,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变等等,这类可能动摇民心的事件必须如何处置,做了细致入微的规定。

  各行政区中都设有宣传部,管理地区媒体的报道内容和干部人事某报的前总编,向我们显示了当地宣传部干预的实际情况。某报前总编:这是宣传部每天发来的简报,这样写着,对不听警告的,就像这里写的那样,会实行累计计分制度,如果出了问题点数就累积起来,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发出黄牌警告,或者出版负责人会被撤职。

  旁白:以河南省为据点,以农村为主要采访对象,高校毕业后历经百货店、中药推销等工作,六年前成为记者。

  石破先生获得情报,来到河北省的这个偏远小村,十二年前被人贩子诱拐的打工女性,如今作为教师在教孩子读书,这事除当地人以外无人知晓。

  旁白:一个人在此教十五名学生,本来只有一名老师的学校,却出现了另一位女子。

  石破:我们是广东《南风窗》的记者,这是郜老师吗?马老师:对,这是郜老师。

  旁白:郜艳敏在十八岁时在打工返乡途中,遭人诱拐被卖到这村农家当媳妇,至今已有十二年。

  郜艳敏:我们村干部都看着,不让采访的,他们把这个老师调过来就是为这件事。上次线的记者来了,这个老师打电话就是,干部又来了,都把记者送出去了,不让采访。

  石破:你放心我们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,我看你们这的国旗很好,我就在外面拍张照。

  旁白:石破先生与郜老师悄悄约定在村外见面,村里不让采访的,真正理由尚不得而知。

  旁白:向放羊的女子打听村里的情况,这位女子曾是郜老师的学生,她说被卖到村里的不仅仅郜老师一个人。

  石破:他们那些外地的媳妇,广西的,贵州的,湖北的,四川的这些他们都是怎么来的?

  郜老师学生家人:两千多的,三千多的,四千多的还有呢。比我们大两岁的那个年轻人,都买了两个老婆了,都跑了。

  旁白:新娘匮乏的贫穷农村人口贩卖的现实,石破先生在等郜老师,有个可疑男子走了过来。可疑男子:您哪来的?

  旁白:石破先生感到周围有点异常,在来村时坐的出租车前停着一辆没见过的车,和石破先生搭话的男子正在向出租车司机打听着什么,发现石破先生走近,可疑车辆便开走,男子也转身离去,石破先生紧追那个男子。一辆面包车从后面驶来,此后石破先生被带走,进了当地的宣传部。

  石破先生获释是在晚上十点以后,审问长达五个小时,当地的宣传部,想方设法阻挠媒体的采访。

  石破:我觉得像县里面和乡里这样妨碍采访是没有道理的,也没有必要的,郜艳敏这个事是一个典型,所以应该报道,没有必要这么防备,我们现在只有先回去,如果我们现在去找她,找郜艳敏只有给她带来更多麻烦,所以就先回去吧。

  旁白:对于社会的现实状况,究竟能报道到什么程度,在宣传与报道的夹缝之间,《南风窗》在不断摸索四年前升为社长的陈中先生,曾经担任过某地宣传部的领导职位,对管制的理论烂熟于心,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,对于刺激民众的无意义报道,必须严加控制。

  《南风窗》也有教训,这就是陈中先生所遵循的报道的准则,陈中先生升任社长的那年春天,发生了使中国的媒体管制从根本上遭到质疑的事件,从广东省蔓延至全中国,造成数百人死亡的新型肺炎SARS骚动,就在感染不断扩大之时,国内媒体遭报道管制,更有甚者,当时卫生部隐瞒感染的真相,公布粉饰的被害状况。

  旁白:由于隐瞒真相,使得对策流于形式,以至被害扩大到国外。情报管制反而扩大了危机,媒体终于开始报道真实状况,《南风窗》也作了特别报道,但是有部分报道文章被宣传部认为内容有问题,对医生的对应做严格批评的部分,陈中先生承认内容过度,提交了检讨书。

  陈中:所以我总是说,应该在明天说的话,今天就不应该讲,就算你说的没错,但也必须注意讲的方式和时机。

  旁白:但这种想法被认为过于保守,遭工作人员强烈反对,有九人拂袖而去。《市民》PK《南风窗》

  陈中:他(陈初越)是编辑部主任,在业务上面她还是比较有才气的,是比较强的。

  旁白:离开《南风窗》的记者和编辑为争取更自由的媒体,创办了新杂志《市民》,借用某国营出版社作为发行机构,主办这份新杂志的,是曾为《南风窗》优秀记者的前编辑部主任陈初越先生和郭宇宽先生。陈中先生曾把这两人视作肩负《南风窗》未来的人才。

  郭宇宽:这个做封面,我相信要是看到这个封面的线个会来买我们杂志,不会买他们的杂志。

  郭宇宽:但我们现在发行就要做到把《市民》跟《南风窗》放在一起啊,这不是说《南风窗》的美编水平不如你,他是因为什么呢,是因为《南风窗》的社长呢不能在《南风窗》给他创造空间,他的品味决定了这个杂志的品味,但是我们在这个里边能把你全部的创意都发挥出来。

  旁白:而寄予厚望以像做封面的《市民》,第七期的特辑是被视为禁区的逃税问题,记者的观点被毫无保留地公诸于众。

  《市民》工作者:城管来了就让他撕好了,没收就没收嘛,我们先贴,宣传一下嘛,是吧,反正有得卖。

  旁白:但是在第七期发行后,《市民》便从市面上消失了,发行的出版社认为内容过激,可能出政治问题决定停刊,转型为生活信息杂志是复刊的条件。试图满足人们的欲求,揭露社会另一面的新杂志的挑战,在创刊七个月后便告受挫。

  陈初越:现在中国呢,我觉得新闻事业还是一个有点,说实话是有点卑贱的事,因为它必须能....反正我觉得说不论如何要能活得下去,但有时候我们也像一只挨打的狗一样,活下去,这是我们的一个自我期许。旁白: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,开始在报道自由上觉醒的媒体,去年秋天中国公布了国家文化发展计划纲要,再次强调媒体是党的宣传机器,为在国际竞争中取胜,采取了强化文化、思想管制的方针。

  什么能报道,能到何种程度,在向国外媒体开放门户的同时,国内处分及总编撤职事件接连发生。

  旁白:围绕媒体管制的攻防战在继续,被带去地方宣传部的那位石破记者的报道完成了。

  旁白:村小学教室的门外,郜艳敏站在那里,比想象中的还要瘦小,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,比她的学生高不了多少。十二年前当她被三个壮硕持刀的人贩子挟持住时,是怎样地无助,大山包围的村到外面公路,只有短短的三公里,然而就这短短的距离,郜艳敏十二年都没有走出来。

  旁白:四百多口人的村子,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近四十人,她们对自身的命运只有两种选择,一是逃跑,另一个是留下。买来的媳妇中,至今有一半人选择了逃跑,被诱拐的郜艳敏是村中文化程度最高的人,她成了临时教师,如今除了给村里十五名学生上课外,为帮助村人识字,星期天开设了扫盲班,但她的境遇并没改变十二年前,为怕媳妇跑掉,她受到婆家人的监视,十二年后的今天,她受到了另外一种监视,令她动弹不得。

  陈中:看完了,挺好,非常好,在中国的确存在着这样的社会问题,石破写得非常好。首先能抓住问题的核心,把现状和十二年前做比较来提出问题,而且文章中心一气连贯,不愧是资深记者,我最欣赏的是,他没有掺入个人的评论,记者从公平正义的立场出发,常常会轻易表现自己个人的感想和主张,石破在这点上做得很好,只描述客观事实,同时又具有发人深思的力量。

  旁白:石破记者的文章激起了反响,中国著名的某家日报以该报道为例,对试图隐瞒真相的地方宣传部进行严词抨击,连机关报的人民日报也在网站转载此文,此后当地的宣传部改弦易辙将郜艳敏的存在公诸于众。带着刚出版的杂志石破先生前去拜访一个人,是郜艳敏的父亲。

  女儿被诱拐以后,母亲天天以泪洗面,双眼失明,前年因患胰脏癌去世,石破先生听郜艳敏说过,她很担心父亲。

  石破:这是我上个月无采访后写的,采访后写了一篇稿子,我送您一本杂志.....您多保重身体。

  郜艳敏父亲:我呢,现在也有病,去年她妈妈也走了.....(老人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)

  石破:郜艳敏她说她也很想来看看你,她说要是你愿意,你也可以去她那住,她也很伤心,她说她是一个不孝顺的孩子,想以后尽尽孝。

  旁白:追踪小区施暴事件幕后的田磊记者,追溯到了掌控广州市城市开发的某位不动产大王。

  田磊:我是真的很想采访,对方可能不太愿意接受采访,要行的话就是难得的机会。要知道这个不动产大王是业界中最有钱的,要能让他不得不接受采访的话,那可能会成为震动全国的独家报道。

  旁白:策划会议当天,主持会议的是总编助理,田磊先生提出了追踪暴行事件内幕的企划。

  田磊:我想对李刚事件背后的不动产公司进行彻底调查,趁中国富豪榜公布的时机,推出这个报道。

  田磊同事:调查不可能的,在香港股市上市的时候,他也只发了一张照片,根本就不接受媒体采访。

  田磊:他是这样的,问题是他的公司,在广州就投资了十几家子公司,不动产开发、保安管理公司,还有医院、学校,全都掌握在他手里。也就是说开发地区的所有公共设施,全都受他控制,我想调查一下具体的组织结构,他拥有的股票等等,看来的确是个神秘大人物。

  总编助理:就算我们能调查,他们的社会力量可非同寻常。或许可能和《南风窗》的上层有关系,就算不直接施压,同一集团的媒体,很可能有相当一部分广告收入要靠他们,最要紧是采访太费劲,难度太大,就算能采访,万一发生纠纷,会使《南风窗》受到影响。

  田磊:不动产问题的题材我考虑很久了,一直在等待机会,现在时机成熟才提出来的,而且我不认为会有多大压力。

  总编助理:总之就一个答案,这个题材需要极其谨慎,要全体同意才可以,能通过我就支持,由你来负责好了,好了吗?讨论下一个题材。

  田磊的企划被搁置了,结果允许刊载的是介绍被害人李刚个人仅半页左右的文章。

  李刚是一位普通的上班族,身为普通人的李刚,为捍卫权益而毅然奋起,成为时代的风云儿,网络上声援李刚的网页超过了一百万页,城市居民捍卫私有财产的活动,即便是面对强大的公权力,和与公权力勾结的资本势力但声势在日益壮大。《市民》为什么办不下去了?

  一月上旬,《南风窗》有一位不速之客来访,与陈中先生分庭抗礼,创办《市民》杂志的陈初越先生。

  陈初越:不管是《南风窗》还是陈社长,觉得心里面都是有一份感情的,回想起以前在《南风窗》的时候,在很多事情上,对陈社长是不够尊重的,确实是有点年少不知,觉得很过意不去,给陈社长天了很多的麻烦。

  陈中:其实初越,说起来,你们当时有一些感觉是对的,只是方法上处理的不太好,其实后来都印证了。

  陈初越:我再送您一套完整的杂志,去年在做这个杂志时遇到了蛮多的波折的,实际上就出了7期就中断下来了,我们现在正谋求复刊,这是我们的7本杂志。

  陈中:谢谢,谢谢,我没有全部看齐,我看了这两本和这两本,后面的就没有看了。

  旁白:陈初越先生是来请求陈中先生帮助《市民》杂志复刊的,陈中先生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。

  陈中:办不下去,首先《市民》这个名字不改掉的话,在中国很难办下去,但现在再改也难了,总之初越是尽力而为了,但结果《市民》还是不行,理由是这样的,你有一间房间,那里的空间只允许你跳交际舞,你想要跳华丽的芭蕾舞是不可能的,同样的道理,即使想在更宽敞的舞台上跳舞,但今天中国的构造,还没有能让你自由舞蹈的空间。

  倡导中国近代化的文豪鲁迅,在他小说的最后这样写道: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。

  不仅在物质的富足上,对情报的富足也日益觉醒的人们,如何能满足他们每一个人的欲求,中国媒体的摸索仍在继续。

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沪B2-20210968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线)上海:食用菌产业体系会议暨大球盖菇栽培技术现场会在

澳门码开奖网站  |   澳门彩今晚开奖结果  |   澳门三合彩开奖现场  |   澳门三合彩资料图库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